债市大熊已经来了?业内大咖可不这么看!

2017-07-22 16:18:58 来源:黄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黄海新闻网

   7月20日,由中央结算公司主办的“2017债券年会”在上海开幕。本届年会以“底线思维,创新驱动”为主题,聚焦债券市场在防控金融风险背景下的升级发展。而在今年以来国内债券市场整体震荡走弱、熊市魅影挥之不去的背景下,有关对下半年债券市场走势的话题,则不可避免地成为参会人士的关注焦点。

  在今天下午的圆桌讨论上, 兴业银行 总行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马大军、 国信证券 宏观及固定收益首席 分析师董德志、 鹏华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韩亚庆、敦和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兼宏观策略总监徐小庆、中债估值中心副总经理牛玉锐等五位分别来自 银行 、券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和债市估值机构的嘉宾,则就这一问题进行了“观点碰撞”。整体来看,各位债市大咖整体对下半年实体经济的前景普遍持相对中性的观点。而对于流动性环境及货币政策走向,多数看法则相对乐观。

  宏观经济难以超预期走强

  6月及上半年中国经济的“答卷”,近期陆续公布。在上半年中国经济持续企稳向好、基本面表现好于市场预期的背景下,对于下半年的中国经济前景,多数讨论嘉宾却并不十分乐观。整体而言,多数人士均预期,下半年宏观经济最大的关键词还是“持稳”。

  马大军认为,中国经济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表现都还不错。从目前来看,下半年宏观经济运行趋势预计还会得到一定延续。而另一方面,中美经济对话还在进行之中,如果谈判结果不乐观,则仍有可能对中国的出口带来明显冲击。

  此外,董德志则表示,从中性预期假设来看,下半年三季度、四季度 GDP增速预计分别为6.7%和6.5%,全年增速预计大致与2016年持平。而在此之中, 房地产 投资增速的下滑、上半年财政支出的力度能否在下半年保持,则可能成为宏观经济运行的关键风险因素。

  而对于下半年中国经济的表现,韩亚庆、徐小庆两位来自公私募基金行业的投资人士则均认为,由于工业企业利润率难以上升,今年企业、政府与居民三大部门都在持续去杠杆,下半年实体经济预计将“不好不坏”,但在边际上可能面临边际走软、增速小幅回落。

  而牛玉锐也指出,近两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一定明显效果,但企业利润率尤其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长率逐渐下滑的趋势,并没有得到实质性扭转,这可能对下半年宏观经济的表现继续带来隐忧。

  货币政策预计仍以稳为主

  在对下半年经济基本面看法整体偏于中性的背景下,对于未来较长一段时间的货币政策走向,各业内大咖普遍认为,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政策整体仍然“可预期”。总体维稳为主的格局,预计也将成为下半年的主基调。

  马大军认为,下半年央行货币政策预计还会以数量工具为主, 利率的工具不会轻易动用,包括准备金率也不会主动调整。从6月份年中时点的情况来看,央行的政策工具依然是基于数量型的工具为主,这表明对于 利率水平央行并没有想去主动推升。

  此外,从近期备受关注的M2增速迭创历史新低的角度,董德志、徐小庆两位投资人士也一致认为,去杠杆的平稳、经济运行的平稳,都要求货币当局适时对M2等 货币供应量指标予以扶助。

  徐小庆进一步指出,本轮货币收紧最重要的原因,是针对金融机构去杠杆。而相关政策效果事实上已经达到,从年初到目前银行业的资产增速已经从16%大幅下滑至12%。整体而言,金融的本质是服务于实体,实体经济要保持增长还是需要有相应的流动性支持。而目前中国的M2增速已经低于GDP名义增速,反而美国的M2还比本国GDP名义增速高出2到4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来看,下半年M2增速需要得到一定幅度的回升。

  此外,牛玉锐也结合实体经济运行分析指出,虽然要把过剩的或者空转的资金逼到实体经济,但如果货币过度收缩,反而违背了金融工作会议振兴实体经济的精神。整体而言,较低利率的环境,仍然将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货币政策的重要导向。

  债市前景无需过度悲观

  去年年底以来,在货币环境可能出现周期性拐点的压制下,国内利率债、信用债整体收益率水平持续震荡上行。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10年期国债与10年AAA级企业债的收益率,分别从3%和4.3%一线,一路上行至3.6%和4.8%附近。

  

 

  而对于下半年的债券市场,出于对经济基本面和货币环境整体均偏中性的研判,本次参与讨论的投资人士,则多数对下半年债券市场持相对乐观的看法。

  牛玉锐表示,只要整个市场不再有明显地加杠杆的举动,央行将可能顺势压低市场利率,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对于具体的资金和债券收益率的预测上,该人士预计,隔夜资金利率将有望从2.5%左右,下降至2%左右。此外,市场收益率曲线形态也会回到常态化的状况。

  徐小庆则也认为,假定央行保持中性的政策立场,市场回购利率与央行逆回购的操作利率之间的利差将会收敛,即市场资金利率有望下行。而另一方面,下半年外汇占款的增长恢复,则有可能是推动债券市场超预期上涨的“白犀牛”。原因在于,这会从根本上可以改变过去几年货币总量环境对央行货币投放机制的过度依赖。进一步结合中国与其他发达国家国债的收益率对比,该投资人士认为,中短期限的国债等利率债的市场需求可能会逐步增多,投资者在目前的市场收益率水平,仍可适当拉长一些久期。

  而董德志则预测称,随着货币政策从前期偏紧到不紧不松的过程逐步展开,三季度十年期国债利率将会从目前3.6%左右跌到3.2%的水平。

  (原标题:债市大熊已经来了?业内大咖可不这么看!经济不好不坏,货币没有紧缩理由……)